归档案件展示   Case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归档案件展示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2016-10-8 21:09:48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俺办那案|生死命案

详细介绍


二、从定罪上看,本案应当属于防卫过当造成的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案件,指控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是不妥当的。下面从犯罪的主观方面、客观方面和防卫限度上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从主观方面讲,被告人潘先生只有决意制止孙先生及儿子对被告人人身权利受到不法侵害的防卫意图,没有非法故意杀害孙先生的故意,不具备故意杀人的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下面从本案携带刀具、用刀情况和刀口数量状况来分析被告人潘先生在用刀时主观上是杀人故意状态,还是一种防卫的主观状态。

1、从被告人潘先生持刀刺的过程来看,不能说携带刀就有杀人故意,被告人潘先生所携带的刀不是特定为孙先生及儿子所准备的,这种刀在市场是作为普通不过的刀在买卖的,更不是专用的凶器,可以作为日常生活和工作之用,从庭审中也可以发现该刀刀口(刀身)仅10公分左右,也没有发现所谓的弹簧和卡锁,不符合管制刀具其他刀具刀身应当是150毫米的认定标准,对该刀具也没有依据《浙江省公安厅管制刀具认定工作规定》进行是否管制刀具的认定,应当说不属于管制刀具,即使是管制刀具,也只能对他携带刀具进行处罚,与故意杀人没有因果关系。而且,本案被告人受到其儿子殴打后,没有选择用刀,而选择了逃跑,在多人再次追打时,为了防止身体受到伤害,才选择了刀进行防卫。因此,不能说携带刀或者用了刀就具备了杀人的故意。  

2、从被告人潘先生用刀的情况来看,被告人潘先生用刀是孙先生及儿子的再次追打被告人潘先生的不法行为正在发生的时候。在这之前,被告人潘先生在论理时受到孙先生责骂和及儿子殴打,在村民劝开后选择了逃走,可是孙先生及儿子再次进行追打,显然被告人潘先生的人身再次受到威胁,如果被告人潘先生不排除追打行为,将受到损害。被告人潘先生在这种被打后逃,逃后又被人追的情况下,着眼防卫的需要,在很难判断防卫程度是否适当的情况下,产生了用刀进行防卫的主观意识,可以说即符合传统道德,更符合法律规定,更不能把这种防卫意识定性杀人故意。

3、从尸体检验报告上对孙先生尸体伤口的描述来看,能否说明多刀就有杀人故意呢?我看不能这么说,这还要从孙先生的不法侵害的强度、缓急等具体情况来确定。被告人潘先生面对着多人前来追打,是在被打逃跑后,再次被追打,在这种多人、再次、追打的情急的情况下,只是用刀乱舞来避免自身的损失,根本不可能有意识有目的的刺他几刀。同时,从尸检报告的刀口状况来看,刀口不是集中在某一个致命部位,而是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具有乱的特点,刀口也不是直刺进去,而是具备乱舞这种划开而非想夺命的状态,后面结论中的流血过多致命正应证这一点。因此,被告人潘先生乱划乱舞表现出能让对方尽量的少或者不使自己的身体受到损害的心里状态,不能说明被告人潘先生具有杀人的故意。


更多图片